端午佳节倍多情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06-25 15:03:23 浏览人:463人

“端午临中夏,时清日复长。” 夜夜的虫鸣唤来了又一年的端午。时光荏苒,轻轻漫过指尖。繁花褪去颜色,在田间,在山坡,绿由淡变浓,到处弥漫着生命的律动。端午,不属于某一个节气,却有着自己浓重而华丽的色彩。


说起端午,便不得不说一说粽子了。箬叶最好是刚摘的、碧绿的,还带着植物的清香。糯米洗净,用菜油、酱油和盐拌过,一颗颗被上了色,好像碎玉一般。一两片箬叶、一把糯米,再往里边放上少许酸菜,酸菜须得用碎辣椒干炒过才够有味道。


每年端午,母亲包粽子需准备比别家更多的东西,得把不同的肉分开,还得在包好的粽子上做记号。瘦肉的绑上一根剪成段的稻草,五花肉的三个系成一挂,其余的是肥肉粽。


从前奶奶还在的时候,还得给奶奶包她喜欢的红枣粽,准备的东西就更多了。母亲自己却并不挑,哪种粽子包得多了,她便吃哪种。母亲没上过多少学,却包得一手好粽子,生活养育了她的智慧和善良。


对于端午最初的记忆,总是那一阵又一阵的粽香。可是,这并不是端午的全部。在我的老家,端午前的那个集日是极热闹的。勤劳的人们一大早便起来到野外采摘很多的艾叶和菖蒲,拿到集市上卖。从街头连到街尾,不说那碧绿的颜色,单是那一股特有的清香,便足以让人心旷神怡。


111.jpg


母亲极少到集市上买艾叶和菖蒲,她总是自己去山上采摘,不必很多,够用就行。然后把它们固定在大门的两边。春联的红色尚未褪去,此时倒和艾叶菖蒲的绿相映成趣了。


很早以前,我就知道端午这个节日和屈原有关,我知道端午为什么要包粽子,但却从未跟母亲讲过。在母亲眼里,任何节日的由来都并不重要,她固执地把每一个节日定义为团圆的日子。当她数着日子开始准备箬叶和糯米的时候,她其实是在进行一种仪式,唯一的目的便是召唤她的儿女回家。对于母亲而言,还有什么比这更有意义的呢?


在以后无数个平凡的日子中忆起一段粽香,我会觉得那是母亲的呼唤,从心到心,弥散成五月随手可掬的阳光。可是,离了故乡,来了异地,约定好了的端午粽香不知道去了哪。


二度深圳,深偿到了流落异乡的飘零感,异乡的端午过与不过,都会在内心留下一道道扎痕。思乡而不能返乡,异乡欢度端午?内心总觉罪孽重重,属于这个城市?屈原投江留下来不单单对他的缅怀,还有一系列手忙脚乱的问题。


大概端午不过端午大概最好,省的忙手忙脚操劳身体,也省的我们过得心烦意乱。我开始是这么准备打算的。


可当我看到,一车子的人手里提着粽子,满脸洋溢着笑容时,然后来笑嘻嘻的对你说声“端午快乐”。。。我的心突然颤了一下,抬头望了明朗的天空,是啊,心在远方,哪里都有家,哪里都可以过端午。我自认为离了家,便断了思家的藕念,便停了端午的情怀。一直在否定现实,一直在抗拒内心,一直在徘徊与孤独。


年轻的时候一直喜欢折腾自己,总以为自己是不怕荆棘密布的勇士,然后把自己刺的伤痕累累,加上自己任性和自以为是的坚持,连头也不肯回。


岁月流转,人心也要变。总不可能一直把自己当成一个在异地无家可归,无处过端午的孩子吧!当我们思乡情绪满满,无处解愁时,家的打开方式,端午的打开方式,应该是我们寄存理想的公司,是我们以梦为马的工作,我们来这座城市的全部意义便涵盖在里面了。


公司做家,事业做妻。宝视佳的同事们,撕开粽叶,我们在宝视佳安康的过个端午节吧!



标签:  宝视佳 端午节
关键词: 宝视佳,端午节